Month: April 2013

  • <戀人絮語 送禮>

    (網上截圖. btw, 我因為呢幕戲而嬲左陳奕迅好一陣子)

     

    呢個系列專講無謂野 – 其實我寫親都係無謂野 – 談戀愛只有絮語,沒有大道理;所有戀愛的道理,都是透過生活上的小事表達的。我相信談戀愛的目的只有一個– 如何找一個合適的伴侶 –大道理還是絮語,不過是各人有不同的見解。道理過去幾年都講晒,今年只談風月。

    我非常反對送禮 – 人地送禮俾我、我送禮俾人 – 除左人地送唐老鴨同埋錢俾我(ok但你近排搞乜野埋黎睇埋黎揀)。大家熟的話,心照不宣,不必送禮;唔熟,咁話明唔熟,送禮都係多餘。幾十歲人,感情並不建基於禮物。最緊要係,我讀過<請客>一文,知道請客送禮都是小往大來的事。更重要,我呢,係完全唔識買禮物。其實唔只禮物,我連衫衭鞋襪、小食、股票、樓,都唔識買;我人生至今最叻就係識買唐老鴨 (弱智兒沾沾自喜中)。

     

    推已及人,好怕送禮俾女朋友,仲有佢屋企人,vice versa。拍左九千幾次拖,第一次以至第N次去女友屋企,都冇乜買過禮物送俾屋企人。留意,禮物係買俾人既,自己應該無份,所以避孕套唔可以當係禮物 (伯母~ 我送左盒避孕套俾你個女! 今晚晏D會試用! 用完話你知好唔好用!)。請食飯仲好,不過我最叻就係兩梭蕉去痴飲痴食,拍拍屎忽,就使出上等忍術 – 尿遁屎遁。原來呢招貨櫃碼頭班仆街判頭都識,連飯遁煙遁都用埋。讀咁多書做乜?

     

    好咧,我食左你屋企乜野,咪買返俾你囉,非常公平同合理。所以我買得最多既禮物係(罐頭)鮑魚;我仲買過隻燒乳豬去人地屋企添呀…

     

    不過,講過恒河沙之數咁多次,再加上身體力行,每一個女友都係好鍾意送禮俾我老母。天性黎。男人可唔可以唔打飛機? 一個星期,我唔得! 咁咪我有我叫唔好,佢地有佢地買。情況同強姦差唔多。近排有人抽社運靚妹水,人地叫唔好佢都係照抽,咪又係咁。係某些人眼中,真係胸大都係原罪。anyway,唔通差佬叫d 賊唔好走,d 賊真係企係度咩。

     

    但個老母 – 即係佢地送禮既目標 – 係我既。

     

    我老母天蠍座,挑剔、記仇,是但有一樣都唔掂,佢仲要打孖,記仇到飲三杯孟婆茶都仲記得好多野。你遇到呢d女人,真係避到就避;自己唔避,就大撚鑊 :

     

    - 幫我破處既港女,好似送過條頸巾俾我老母。數星期後,我老母同我投訴條頸巾搞到佢條頸感敏。

     

    - 唔記得邊個上老母度食飯飲湯,買左盒甜餅。幾日後,老母打黎問我係咪想搞到佢糖尿病瓜左,之後謀佢既家產。然後,佢提返港女條頸巾搞到佢敏感。

     

    - 有個仲大膽,居然買左隻鑊上黎。要知道廚房用品,同胸圍一樣,你知道size同個款都唔可以亂買。佢點投訴用開個款都好,只要你買個個有少少唔就手,個柄唔啱位,重少少,真係World War III都會爆發。老母用完第一次,打俾我話好撚難洗。然後佢提返港女條頸巾、仲有糖尿餅。你老味,咁多野好買,你好買唔買買隻鑊。

     

    幾乎送親禮都有負評。結果呢? 我同呢班女友已經全部分晒手,然後同左責任總編一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至於責任總編,嗯…(諗緊透露幾少先唔使俾人打死)…好拉。第一年同佢一齊,老母生日,佢問我送乜俾老母。我話唔使,佢死話要送;我話唔使,佢話要;我話唔使,佢死話要送;我話唔使,佢死話要送…來來回回幾億次之後,最後我俾左三個option 佢

     

    1. 唐老鴨

     

    2. 一手盈富基金

     

    3. 一支12年麥哥倫

     

    每一個option都有根有據。我老母好錫我 (唔係邊會搵樓搵正樓下…),所以邊個可以令佢個仔即係我開心,我老母都開心。正所謂取倚天、奪神州;持屠龍、得天下,得唐老鴨、得史母心,同一道理。

     

    一手盈富。當年大概一萬港元。我老母係股神。堅個隻。買盈富俾佢,實無死。即係送現金。你送俾我,我都開心呀!

     

    12年麥哥倫。當年(2010年)未有痛風,仲飲得酒。Btw,如果有幾個keyword形容我,我估依相關次序應該係 (1) 唐老鴨 (2) 唐老鴨 (3) 唐老鴨 (4) 少女時代 (5) 林嘉欣 (6) 痛風 (7) 薜凱琪 (8) 屌 (9) 撚。我既人生就係得咁多。

     

    開頭我提麥哥倫,主編以為我滾鳩佢。其實我真係滾鳩佢,哈哈哈哈哈哈 (前兩個option擺明係玩野拉)。不過,我剎有介事同佢講,老母有時會飲烈酒 (主編都見過佢飲白蘭地);佢有次話想試下威士忌,所以可以買支12年老麥俾佢。

     

    責任總編問左我幾次係咪真,同埋係邊度買,我都好撚認真咁答佢。

     

    睇黎佢真係會買俾我老母。我心諗 : 嘩! 正,無端端多支12年飲! 我開心左成個星期。

     

    結果老母請食飯個日…佢送左紥太陽花俾我老母生日。

     

    我幾乎想嗌分手。

     

    仆佢個街,果然聰明。呢個決定聰明指數僅次於選擇小人成為佢男友。

     

    好咧,我老母收到紥花,從肢體語言顯示,我老母都幾開心。又有拎住黎影相咁。

     

    不過! 過左幾日,度氣過左,老母就同我投訴d 花唔開。喂,d花唔開你同d花投訴呀…打俾我做乜…最多幫你轉去1823政府一線通問下囉。

     

    “雪藏花黎既,下次唔好買”。我幾乎想問佢睇唔睇得出D花係邊度種、搭乜野飛機、用乜野肥田料種。正陷於兩難間 : 想幫主編講好說話,但又無解決方法。我唯有答句 :

     

    “哦…咁呀,菊花實開,下次叫佢買紥菊花俾你!”

     

    “菊你條命! 你個衰仔! 菊花拜山用架! 仲有,個次阿邊個D甜餅已經搞到我差D糖尿病。你好想我死咩?”

     

    為左救佢,搞到我母子關係變差。叫撚左送股票俾佢拉。

     

    ——–

     

    成日同主編講,唔好買野上去,佢就幾乎次次都買,唔買唔安落。

     

    結果有次終於出事。

     

    農曆年,主編同我去我老爸家拜年,買左盒乾瑤柱。無錯,送禮送埋俾我老竇。咁我見新年流流,送盒野俾佢都好,所以算,無出聲。

     

    一子錯,滿盆皆落索。

     

    新年個排,主編忙到仆街。之後一直都未去同我一齊老母度食飯。過左一排,已經唔記得年初幾,主編終於有時間。不過佢忙到無時間買野,再加上過年個排係阿婆度見過我阿媽,所以我同佢都冇為意要補拜年。

     

    好咧,咁終於佢得閒,我咁啱去老母度,咪一齊返去。

     

    個日,咁啱就係我係ASOS訂個隻唐老鴨到貨既日子。貨交到主編的手,再到我手。

     

    一回到媽家,我就興高采烈拆包裝,拆盒。

     

    阿媽在廚房看到我拆包裝,問 :

     

    “份禮物我架?”

     

    那時候我被唐老鴨沖昏頭腦,答道 :

     

    “唐老鴨黎嫁! 要就俾你。哈哈哈哈哈!”

     

    然後把玩再影相。十足十港女。Upload上書面 (即係呢個post):

     

     

    食飯。阿媽話 “主編你近排好忙咩? 咁耐唔見你。”

     

    “係呀,伯母,近排好撚忙。”個撚字係我加既。

     

    “哦,唔怪之得前陣子都唔見你黎拜年。”

     

    “係呀,所以今日得閒即刻黎食飯。”

     

    飲湯。如常被迫飲湯。然後我迫主編食生果。佢好鍾意睇我俾人迫飲湯(正如班仆街鍾意睇我折墜)、我好鍾意迫返佢食生果。

     

    飲飲下湯。老母問主編有冇去拜年,主編話近排好忙,邊度都冇去。

     

    然後阿媽洗碗。

     

    “砰”

     

    有個豉油碗跌落地爛左。

     

    個個豉油碗,就係K11 Paul Lafayet (保羅 . 老佛爺) 出品creme brulee 個個碗。其實,去老佛爺買brulee,都係想買個碗 – 個幾十克蛋黃,唔係值四十蚊呀嘛? 買一打蛋再放係煤氣爐上燒,食死你都得呀!

     

     

     

    個crème brulee 碗係邊度黎? 咪就係主編第一次上我老母度食飯,係老佛爺度買的。

     

    好咧。砰一聲,個brulee碗爛左。

     

    “阿媽你執返佢拉。小心D。哎呀,呢隻碗。下次買過俾你。”

     

    阿媽無出聲。咁唔通我為隻碗默哀咩。影張相,upload上facebook再打句rest in peace? 你都痴鳩線。

     

    去個小解,諗住走人。

     

    屋企細,廚房貼廁所,洗緊碗既阿媽講左句

     

    “前兩日,你阿爸上過黎,坐左個幾鐘。”

     

    “哦,係呀。”通常我老母一講我老頭,就會狂屌。所以當我老母提及任何有關我老頭既事,我都知用 “哦~” 黎帶過。例如:

     

    1.“你有冇俾錢你老頭?”

     

    (扮睇電視睇到入神)“下? 咩話?”

     

    “我問,你有冇俾錢你老頭?”

     

    “哦,係呀…”

     

    “俾幾多?”

     

    “幾十萬掛。”

     

    2. “你有冇見過你老頭?”

     

    (扮睇電視睇到入神)“下? 咩話?”

     

    “我問,你有冇見過你老頭?”

     

    “哦…係牙(呢個唔係別字,個牙字個音向下)。都廿幾年前。”

     

    聽到呢D答案,老母就知我滾佢,唔再問落去。我對任何人,包括老闆,都係用呢招。總之你以有禮貌既態度 搭 無厘頭既內容 去回應任何問題,對方好多時都會收手。

     

    有禮貌係好緊要,點都要講句唔該,客客氣氣咁,對方就吹你唔撚脹。你聽過西西弗斯之歌,就係咁。Neway門口既支客,佼佼者。佢地對客,真係衰過老人院D護士對老人家,除左開口埋口都有多謝同唔該。佢地講唔該,我硬係覺得佢地下一個動作就係殺撚死我全家。

     

    咁我老爸老母離左婚廿年,不嬲不相往來。好咧,我老母話 “前兩日,你阿爸上過黎,坐左個幾鐘。” 其實都好怪,因為佢地不嬲無乜野好傾。一齊個陣,計都唔傾,好傾就唔會離婚拉。

     

    我敷衍回答,繼續屙尿。

     

    出廁所門口,望一望主編個樣。佢面有難色,面色一沉,面如死灰,面無血色,面面俱圓,面向東方。

     

    我突然間恍然大悟。

     

     

     

    仆你個街呀!!!!!

     

     

     

    呢鑊含家剷咧!!!!!!!!!!!

     

     

    原來,由第一句 : “份禮物俾我架?”

     

    到“哦,唔怪之得前陣子都唔見你黎拜年。”

     

    再去到跌爛個豉油碗,

     

    最後個句 : “前兩日,你阿爸上過黎,坐左個幾鐘。”

     

    我老母成晚都明示暗示 : 點解老頭有盒乾瑤柱而佢乜都冇呀!

     

    迷底終於解開了!

     

    呢鑊仆街了,真係仆街了。問題係點都唔能夠即時變盒乾瑤柱出黎。點算!? 點算!? 點算!? 點算!? 點算!? 點算!? 點算!? 點算!?

     

    見唔對路,即刻夾住尾巴走。

     

    “咁唔係辦法。” 我係電梯分析。

     

    “唔係佢有冇既問題咁簡單,而係佢前夫有而佢無;而係,你只係偶爾見到我老頭但成日見到我老母,反而佢無乾瑤柱。

     

    你 . 已 . 經 . 死 . 了!”

     

    “呀~~~ 我真係好忙呀,一時唔記得… 點算?”

     

    “叫撚左你平時乜都唔好買,而家出晒事 (懶醒咁款,但全屋最遲知出事個個係你)。天蠍座,到中秋都仲記住你爭佢盒乾瑤柱。而家咁既田地,買兩盒乾瑤柱都唔夠。海參、花膠、鵝掌、發菜、鴨舌,汕頭以南,東風,海有中浪,你買撚晒都唔掂。”

     

    “下…”

     

    “唔係咧,今晚十點係西貢有班船過台灣。你學百份百感覺報老闆咁過去避避風頭先。”

     

     

    結果,主編有幾個月無上過我阿媽屋企。

     

    阿媽一直有問主編(同盒瑤柱)去左邊。

     

    直到兩星期前,佢終於係火星搵到盒花膠返黎… 終於得到特赦,可以黎我屋企食飯。

     

    阿媽拎起盒花膠,望望,講左句 :

     

    “睇上去有d老。”

     

    然後放下。吃飯。大家舒一口氣。好似讀中學你收埋本公仔書係枱底然後老師黎check櫃通無俾佢發現一樣。

     

    —-

     

    食完飯,落到樓下。我話

     

    “阿媽最後個句野…

     

     

     

     

     

     

     

     

     

     

    其實係講緊你。”

     

     

    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叫左你唔好得罪天蠍座 (同埋金牛座)。

     

    求你放過我,別再送禮俾我老母了。

     

    完。

    (啓事 : 以後新的文章會先放 原人圈的 blog, 過兩三天才放到 xanga. 另外, 我會重新整一下之前寫落的文章, 係 原人圈 blog 來個大雜燴

    我面書 : https://www.facebook.com/relgitsjg.gjstigler

    原人圈 面書 群組 : https://www.facebook.com/TheHongKongOriginals

    原人圈 blog : http://www.hkoriginals.hk/ )

     

  • <道句歉,其實有幾難?>

     

    (網上截圖)

     

    已故的經濟學泰斗Milton Friedman有很多金句,其中一句是這樣的 :

     

    “If you make a mistake and refuse to admit it, you hurt yourself twice: once, when you make the mistake; a second time, when you refuse to learn from your mistake.”

     

    —–

     

    回望過去年多一連串的網上事件,得出一個結論 – 很少人願意在網上認錯

     

    當然不是那些有圖沒有種,向自己母親認錯那種玩味性式認錯。而是一些涉及事實陳述及觀點討論那種。

     

    有些對錯,是事實、邏輯、客觀上的。例如 1 + 1 = 2,你說 1 + 1 = 3,這是錯了。又例如 陳雲說旺角教協超市是被水貨客搶購一空,明顯是與事實不乎 – 那陣子教協預備裝修,沒有太多存貨,所以看上去空洞洞的。這種錯,是不可以抵賴的。

     

    結果呢,陳雲block了指出他這錯處的人。然後指出自己都只是一個網民,沒有時間去確認所有的消息。作為網民,是否有責任去確認消息真偽,改天再談。不過,這顯然是 “跌落地拿返渣沙”。當然,我敢以落地獄作賭注,陳雲不會承認這是 “跌落地拿返渣沙”- 要承認的話,一早便承認了。

     

    有時候,對 與 錯 涉及個人判斷,有點主觀。地球有六十億人,即使5,999,999,999人話你錯,你都未必係錯。例如文化大革命時,有多人的所謂罪狀,其實並不是什么錯。這類對與錯,有時涉及整體社會的道德水平及個人的判斷能力。

     

    例如 去年炒得慶烚烚的五百元人情女 的事件。要求最低人情水平,是否合理? 從財政角度出發,當然合理。但究竟來恭賀你的人,有沒有責任去確保你辦婚宴不蝕錢? 這個值得商榷。而即使有責任,是否等同要有最低人情水平? 對我(還有很多人)來說,賓客是沒有這個責任的,要求賓客作最低水情也不是封住蝕本門的唯一方法。不過,該女孩當然不是那樣想。

     

    那女孩怎樣反應呢? 諉過於人、反駁、爭拗。她後來所遇到的災難性起底,大家也很清楚。

     

    只有上帝才知道,若果她一早道歉,會不會仍落得如此結果。不過,既然眾多人也說你錯了,你究竟有沒有真切地反省過,然後才反駁呢? 我的意見是,在文明並開放的情況下,事件的來龍去脈清清楚楚,群眾的判斷,大抵都是正確。

     

    龍獅錯抽罷工工人水、有家長上傳圖片分享監控女兒做功課、K.Oten認屎認屁話自己個收音機有用,都是這情況。

     

    若然你認為在面書上發表任何東西,僅僅是個人意見,其他人不可亦不應說三道四,其實沒有問題。首先,你請張貼的東西於私人戶口。否則你有心理準備,好些事情會受人非議 – 而受人非議的東西可能在你想像之外 (例如那家長應該估不到上傳該圖會受人批評)。為自己的言論負責,就不能只取人家讚美你的。人家批評、質疑,你回應,如果是錯了,大膽承認。

     

    如果你真的認為你沒有錯。請堅持,不要刪圖、不要刪字,就讓他們留下。自己對,就得寸步不讓。

     

    我想,出現這些情況,更大機會是根本是溝通問題。例如是給仇家斷章取義、俾人借刀。或者是自己表達得不好,人家故意上綱上線,過你一楝。問題是 : 為什么自己解釋得糊裏糊塗,讓人家有機可乘? 世間沒有息事寧人 – 你刪了圖,或許錯不在你,那可能是溝通問題。然而真的是溝通問題,第一件事應該是澄清,就是我上面說將來龍去脈說得清清楚楚。而不是什么息事寧人。你一縮,只能代表一件事 : 你心虛。

     

    倒過來說,道歉道得夠快,配合網上的世界與香港人的善忘,有什么錯很快也忘記得一乾二淨。像李柱銘提出廢的普選方案後火速道歉,這算是現世中的少數。現在又有多少人記得他的方案呢?

     

    我不認為認錯等同失面子。道歉是負責任的表面。你的道歉有誠意、有承擔,反而會留給人一個好印象。誰也不想錯,但當錯誤出現,如何對待錯誤就是技巧、是經驗、是心胸。你如何對待自己的歷史,你將會有如何的結局。倒過來說,你越怕失面子、越是要為自己的過失作一些似是而非的反駁,越是將自己推向死胡同中。誰也會錯、誰也無可避免地錯。

     

    —–

     

    有錯而不肯承認,原因很多。一為腦殘,即是你智商有問題。這點大家要多點容忍牛皮燈籠。

     

    二為個人性格問題 – 如楊繼昌所說,雙黃 與 蕭若元的爭拗,或許因為二人炮仗頸的關係,化解的機會可能根本沒有出現過。你可以想像,蕭若元或黃洋達或黃毓民公開說 “對不起,我錯了”嗎? 蕭若元這樣做的可能性較大,不過那機會率也可能是0.0001-00002%。

     

    社會環境也有一點關係。我們的政府總包裝自己成為全能。母語教學徹底失敗,卻只明言進行 “微調”;高官問責下台,卻說成是留學、多留時間給家人。下次有記者見到特首,可問問他一生也中可有犯過錯。我打賭他答不到你。或者他答你自己僭建唔記得左。

     

    當然新媒體的催化 – 特別是Facebook,更大關係。依黃子華的說,大家以為自己是傳奇,有三百個like,五百個followers,四千個朋友,老子幹嗎要聽你的? 你說些我不喜歡聽? Block 你。總之,一切唔啱聽的,唔好再係我眼前出現。反正還有許多支持我的人,多你一個唔多,少你一個唔少。Xanga年代打文章炮也是有的,不過,這種自我膨脹在面書年代更加明顯。學時代雜誌的說,大家都是主角了。而主角是很少聽配角說話的,配角需要配合主角自我的劇情發展。

     

    Welcome to the world of zero tolerance. 你對犯錯零容忍,並不包括自己。你接受不了人家犯錯,卻接受得到自己拒絕承認錯誤。你不包容任何醜惡的事物,卻容許自己不認錯的劣行。”我最撚憎人講粗口。”

     

    大學時候,有次(已記不起)什么原因,女友激嬲了我。

     

    她想了很多方法取悅我,我也繼續嬲。現在看來,當然相當無聊,皆因我連嬲什么也忘記了。

     

    後來她突然對我說 :

     

     

    大爺,人誰無過呢? 對唔治。我以後唔敢咧。

     

     

    聽到人誰無過,我立刻大笑了出來。就是這樣,就沒再嬲了。意氣之爭,幾句話就化解了。

     

    最後,我想說 :

     

     


    任何人也會犯錯。道句歉,其實唔係咁難。

     

     

    我想,若當年以色列及巴勒斯坦任何一方肯認錯,賠了罪,大家今天是不會找到以巴衝突那條維基條碼。其實,原諒一個人,也不是那樣的難。

     

    (啓事 : 以後新的文章會先放 原人圈的 blog, 過兩三天才放到 xanga. 另外, 我會重新整一下之前寫落的文章, 係 原人圈 blog 來個大雜燴

    我面書 : https://www.facebook.com/relgitsjg.gjstigler

    原人圈 面書 群組 : https://www.facebook.com/TheHongKongOriginals

    原人圈 blog : http://www.hkoriginals.hk/ )

  • 首先, 我無忘記呢個地方.

    文有繼續寫, 不過近排寫個幾篇, 都係只放係 www.hkoriginals.hk. 唔係因為要搞乜野獨家野… 而係我太懶…

    同埋, 我又要去取材.

    好耐無係呢個地方寫野.

    好咧, 最後 :


    我去取材咧.

    希望一兩個星期會有野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