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ilosophy

  • <童年>

    警告 : 若你就快結婚, 或者o岩o岩結左婚. 睇落去可能令你對寢邊人反感. 但係你若果o岩o岩失戀或者離左婚, 睇落去可能拾回點點安慰.


    不多, 只有點點.

    我成日想研究小朋友學習的過程. 當然停留係諗既階段, 這同政府解決空氣污染, 同出一徹.

    如何告訴他 1 的意思是 1? 菠蘿不是蘋果? 起身代表起身的動作? 我不知道. 我想, 就算經歷過無知的階段, 也不代表會知道. 曾問過女友, 究竟小朋友是怎樣知道 “1 是 1″, 沒結果. 連教小朋友的人也不知道, 我想沒有太多人可以用三言兩語說個明白.

    但我想, 一個人對世事的認知, 肯定與自身經驗有關. 根據wikipedia, 佛洛伊德說, 隨著人的發展階段, 人會固著於特定慾望客體, 即傳說中的口慾期, 肛門期, 陽具期.

    對不起, 我唔撚明, 所以求撚期好了. 講佛洛伊德只係想自瀆一下, 順應一下潮流. 好, 入正題.

    若有人問我, 家人對我最大的影響是什么, 我會答有二.

    第一, 從屋企人身上, 我明白到世上唯一可以無條件對你好的, 永遠只有屋企人, 我界定為同你有血緣關係既人. 屋企人無我 xanga – 哼 (冷笑一聲), 你認為阿媽有我 xanga 的話, 還可以話佢睇亞視? 仲可以話佢好叫我飲湯? 別說笑了 – 所以我係唔使好似三級既女星咁隆胸黎取悅佢地, 我唔需求係度討好佢地.

    家人可以無條件對你好, 我知道這不是一定對的. 若然將這番說話告訴我一些朋友同學, 倒是件諷刺的事. 好些家人借下巨債, 朋友還得像條狗一樣; 好些只當友人為提款機. 還有很多很多例子可以推翻我所說的. 但倒轉來說, 對於他們的家人來說, 朋友不就是可以無條件對你們好嗎?

    無論如何, 我想說第一條的重點是, 屋企人並不包括伴侶, 不論是女友還是老婆. 這也是我想說的第二條.

    爸戰時出世, 懂事開始已不知爹娘為何人. 所以我一向只有媽那邊的親戚, 阿伯阿叔個d 稱呼, 我到今天都未搞清楚邊個係邊個, 皆因識左都無得叫. 更重要的是, 從很小開始, 我就知道以前香港的男人很幸福 – 起碼佢地可以有多過一個老婆. 知道以前男人好幸福既原因, 是阿公為了某些我也不清楚的理由, 選揀了小老婆而放棄了我阿婆.

    婆生了七個仔女, 大姨媽, 我媽, 大舅父, 細舅父, 三個阿姨. 在那個年代, 不算很多. 但七個也是人 (遺憾不是叉燒).

    哼 (再冷笑), 若然今日先立法取消, 恐怕一班人會叫囂, 表示 “一夫多妻” 已成大部份人的集體回憶 (及集體性愛), 禁不得. 至於阿公真正置阿婆於不理的具體年份, 我不清楚, 但係我頗肯定阿公作出選擇是在政府於七一年立法之前, 即係我連精虫都未係個陣. 皆因直到今日, 細舅父及三個阿姨仍然為阿公無揀阿婆, 無做過做老頭既責任, 一定鳥之而忿忿不平. 七一年, 最細個個阿姨起碼十一二歲, 細舅父都十五六歲, 無理由話阿公無照顧過佢地. 反而大姨媽, 阿媽同大舅父同阿公既關係不錯 (阿公偶爾會出現, 仲一齊飲茶, 有講有笑. 條友超咸濕, 比我更甚).

    實際年份既推斷, 只係想自瀆一下我既推理能力. 這不打緊. 重點是, 記得小時候問阿媽 “阿公去左邊”, 媽就將故事講一次我聽, 並叮囑盡量不要在三個阿姨面前提起阿公.

    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走在同輩的前面. 但還沒有戒奶戒賴屎, 我就明白原來婚結左都可以離 – 即使技術上阿公阿婆並唔算離婚, 因為佢地無結過;

    原來即使一個人為你生左七個仔女, 你都可以唔理佢, 話走就走 (據聞阿公的小老婆為他生了五個).

    記憶中到八九歲才知道阿媽原來有個家姐, 即係大姨媽. 皆因據聞好多好多年前佢已經不理家人既反對, 跟左當時既男朋友 (後來的老公及個仔既爹d) 去荷蘭, 阿媽阿姨都唔敢係阿婆面前提起佢. 直到我八九歲佢先第一次出現於我眼前. 當時佢句句英文, 我覺得佢好厲害 (屌, 今時今日都大把人覺得黃皮膚句句英文既人係好厲害); 佢仲帶左我去尖沙咀世華餐廳, 食左我人生中的第一隻香蕉船. 同行既仲有佢個仔 (我唔知應該叫佢乜好? 堂表哥? 表哥? 求撚期拉), 同埋 側士丁, 即係佢當時既老公 (係呀, 側田個個 Justin). 還有一些記憶, 但印象很模糊. 阿婆一見到大姨媽, 就原諒左佢. 但大姨媽一干人等回荷蘭後不久, 就聽媽說他們離了婚, 大姨媽更在荷蘭流離失所. 當年阿婆是有提議她回來的, 但大姨媽一直就在荷蘭.

    原來, 一個只讀到小學, 不太懂英言的女孩, 不理家人反對, 跟心上人私奔, 離鄉別井, 連仔都生埋, 這段婚姻最後都只落得如斯田地.

    記憶中爸媽的感情一向很差, 仆街一點說, 根本未好過. 自從我得知有離婚呢樣野之後, 我同老姊一直認為佢地離婚只係時間既問題, 也只是名義上及實際上的分別. 誰對誰錯, 不是重點. 誰可以說一段自己身在其中的關係的破裂, 自己一點責任也沒有, 可以完全置身事外? 但我不得不承認, 曾經好憎好老頭, 年青時 (i.e. 十二三歲時) 曾經搵把成呎長既鐵尺一野劈落佢度 (注意, 並非我身上, 肚臍對落個把. 邊止一呎長?). 幸好佢載眼鏡, 否則佢已經成個石黑龍咁既樣 (唔識自己去 google 下), 仲邊q 度似魯迅?

    還記得小時候很喜愛喝利賓納 (現在不喜歡了). 媽每天早上會開水沖定一樽給我 – 那年代沒有利賓納仔仔這回事 – 讓我小息時喝. 一次爸媽吃飯時嗌咬, 爸將發狂般把電視機上的東西全數推到在地上, 包括那支 1 公升利賓納. 血紅的利賓納流在地上, 我的心也在滴血, 也在哭泣. 爸的狂害我第二天沒有利賓納喝, 好像之後也沒有再喝過利賓納. 在那個我的世界, 那支 1 公升利賓納就等同當時的佳寧, 港交所 (0388.hk), 匯豐銀行 (0005.hk) 了.

    原來你與一個人生活了廿年, 為他生了兩個小孩, 最後即使大家住在同一屋簷下, 不須同床, 已得異夢. 你完全不能預計他會這樣發狂, 這樣失控. 你哭了, 誰也在哭了.

    或許這便叫經驗. 對於我來說, 童年時遇到的婚姻總是得到支離破碎, 五馬分屍的下場. 或許是出於自身的經驗, 我對婚姻, 從沒有投下過信心的一票. 即使是腦海的想像, 也絕無僅有. 我沒有問過老姊, 但我相信她的想法應該和我差不多. 曾幾何時, 我笑說結婚的目的, 只是為了離婚. So sad but true.

    所以我不是在埋怨家人帶給我這樣的一種想法. 無必要. 他們影響我不過是一個事實, 並無對錯.

    唯一有過所謂的未婚妻, 諷刺地, 也是家人安排的. 話說在重慶大廈的歲月, 認識了住在樓上的一個太子女, 算是青梅竹馬的. 媽每一次見到人, 也說要找人當新抱. 害得我好尷尬. 後來不知怎么, 與太子女失了聯落, 我找了她很多年, 也找不到; 甚至乎大學時拜託友人借來她中學的校刊, 也找不到她.

    到後來爸媽真的離異了, 對我的學業溝女社交生活, 好像沒有直接影響 (或許沒有離異的話我可能七歲拎 Ph. D). 最難受的日子 – 若有的話 – 一早已經過去.

    記得中四時班主任問 : 點解你咁反叛?

    我鳩o翕話 : 應該係同單親家庭有關.

    呢個答案嚇到班主任仆街, 佢之後無再煩我. 其實當年還幸慶過這對媽對任何人都是一種解脫. 即使中學拍拖, 我的想法也沒有太大改變. 曾經想像過與初戀情人結婚後的生活, 但關係不到一年就完了. 第二個女友, 父母關係也差, 又是名義夫妻, 實際與離婚無異的一段關係 (其父為貨櫃車司機, 應該是當年掀起包二奶熱的先驅), 關係又是不夠一年就完結.

    不知為何, 不知從何時開始, 我已經相信自己不會結婚. 我不相信占卜, 但若要我相信我未來不可改變的一件事, 就是我不會結婚. 這便是我的命. 我早己接受, 她也一早已經接受. 我也沒有想過她的感受, 不論是今天, 還是未來. 她不是口是心非的那種人, 一就是一, 二就是二.

    但一天, 我突然發現, 我可以浪費我的光陰, 糟蹋我的青春, 消磨我的時間. 但我不能豪賭人家的光陰,燃燒人家的青春, 打發人家的時間, 除非那是我不在乎的人. 這是個人責任的問題. 我可以賭一局, 賭我三十歲時娶不娶人家; 賭的代價是零, 但人家賭的, 是青春. 就當我不敢賭好了. 即使賭羸了, 可憐手上還有一大堆泥碼, 要在往後的四五十年繼續局賭. 我不想賭, 我不想輸.

    我不敢說這樣離開了她, 是否如我所願, 造就她最終得到幸福, 還是落得一個比與我一起更差的下場. 我只想履行我的責任, 諷刺地, 就是不想負責任. 我不想負責開圍骰. 我不夠強. 我的底線, 就是沒有底線.

    或者我太愛她了. 但愛得不夠, 只有愛也並不足夠. 我相信這是命. 為何我相信, 我不知道. 或許這是自身經驗的結果. 除非時光能倒流, 記憶能抹走, 否則我的信念與台灣是中國不可分裂的一部份一樣, 是不可改變的.

    我終於找到離開她的藉口了.

     

  • <我的志願>

    “許多讀書人原初做學生時心存大志,到後來卻忘了本,忘了初衷,忘了最初的志氣,反而走到自己做學生時最瞧不起的那條鑽營的路上去了。借用一個比較花巧的術
    語來說,這叫做「異化」,老實點說就是「變了質」。讀聖賢書,所學何事?高薪優職,不好好去想想如何把份內工作做好,以回饋社會的供養,卻整天忙於營求之
    事。午夜夢迴,捫心自問,能不慚愧?能不汗流浹背?別人以職級來衡量你,是別人沒出息,你自己豈能以職級來衡量自己?有自信有傲骨的人豈會如此自己看扁自
    己?”

    <李天命的思考藝術>, 李天命

    小時候 (即兩三年前), 必定會遇上以 <我的志願> 為題的作文課. 當然, 小學生/ 中學生/ 大學生/
    幼稚園生/ 人生 應否拍施, 是另一鐵膽. 我不知道為何老師總不選些更簡單一點, 或是任何人也會有靈感的題目, 例如
    <一個星期天>, <九月一日>.

    每人也有生日, 卻不是每人也有志願. 要寫我的志願,
    實在令史弟難堪, 皆因從來沒有半點正經的志願. 總不成寫 “我的志願是今天打八號風球, 可以早點放學 – 完”. 這是願望, 不是志願;
    而且, 交這樣的貨, 被老師罰留堂之餘, 更肯定罰我寫更啃的題目. 於是這文, 一定要作. 記憶所及, 我寫過話要做醫生或老師, 杏林聖手,
    桃李滿門, 以盡量迎合那個夏天穿著短袖裇衫, 鼻樑上掛著厚厚的老花男口味. 與追女孩不同的是, 作文時假情假意, 肯定只能僅僅合格,
    沒有好結果. 有關作文的趣事, 可另文詳述.

    後來, 大學畢業, 要投身社會. <我的志願> 變成了
    BIG4 的 <Career Aspiration>. 又是作文. 假意的 aspiration, 即
    fakespiration, 令我最終入不了 大四. 實話實說, 志願不是沒有, 還有大拿拿十個但要寫在 20×20 的格仔紙上交予老師,
    肯定落得見家長, 罰企的收場 :


    寓工作於娛樂型

    1. 日本百貨公司漫畫部職員/ 影視處職員/ 戲院帶位員

    2. 機舖老闆/ 玩具店老闆


    使多解釋. 既有人工, 又係自己既嗜好, 何樂而不為? 有朋自遠方來, 不亦樂乎? 不過要肯定自己鍾意到一個程度係點重複都唔會厭, 之前 EY
    就和我說過, 一個做影視處的朋友, 每天也要睇十多隻 3仔 4仔來評定等級, 他們的睇肯定唔係我地跳黎睇個隻 (因為口味問題,
    我地通常只會睇某一組動作既片段), 而係由頭到尾睇. 於是乎, EY 說其友人長期不舉. 連人生既樂趣都冇埋, 真係…

    貪圖美色型

    3. AV 男優/ 試鐘男

    4. 醫生/ 機師

    5. 陳光榮/ 謝霆鋒 @ 22/ Brad Pitt

    6. 日本人

    7. 陳永仁 (唔係無間道個個)

    食色, 性也; 又係唔使多解釋. 謝霆鋒@22 同緊最索個個張柏芝一齊 (唔係之後個個癲婆).

    陳永仁, 作為女士既你唔識佢唔出奇, 皆因如果你知佢係邊個, 佢就唔能夠成為好多男人既偶像. 佢既得意技係從不可思異既角度抄底, 詳情可看 香港網絡大典 對佢既 描述.

    打跛腳唔使做型

    8. 姑爺仔

    9. 富豪

    10. I-Banker

    Who doesn’t?

  • 緊記 :

    未有知而不行者知而不行

    只是未知

    王陽明, 明朝哲學家
  • 愛情信箱 (史弟版) – The impossible trinity

    親愛的史弟 :

    唉, 史弟你好. 靚媽閉關, 睇黎有排都唔會再開返個愛情信箱. 希望你可以幫我拉… 雖然我都係打定輸數…

    話說我月餘前認識到一名男生. 他完全是任何一個女人心目中的完美對象 – 有錢, 靚仔. 可惜… 原來他是同性戀的! 這實在是情天霹靂.

    我很想改變他的性取向, 又怕失敗. 然而他又十分有錢和靚仔…

    該怎樣辦?

    ******************************

    儀 :

    睇黎你患左好嚴重既思覺失調. 寫信黎又打定輸數? 操, 我勸你下次慳返.

    老實說, 我不認識你, 你所講那個的男生我也肯定不認識, 要俾意見, 我怕點條黑路你行, 更怕講出蘋果日報專家阿媽係女人式意見. 然而我可以說一些事情給你聽聽 (對, 我也有點思覺失調).

    你要有心理準備. 皆因呢篇文… 好長好長好長.

    不知道你高考或大學有沒有修過經濟學. 宏觀經濟學其中一條非常出名 (我認為) 的結論, 叫做 “Impossible Trinity”, 即一個 (細小而開放的) 經濟體系只能從 (1) 自由資本流動; (2) 固定匯率 及 (3) 獨立的貨幣政策 三樣東西中選擇兩樣. 所以美國佬叫人民幣叫大陸匯率有多d 強性, 即係叫內地一係開放資本賬, 一係放棄獨立既貨幣政策.

    點解會有 Impossible Trinity? 我估你都係隨口問, 為 “情” 所困既你邊有時間做其他邏輯思考. 等你熱情冷卻個陣都仲想知, 你可以去 維基百科 睇.

    係你仲未爆粗熄瀏覽器之前, 等我講返你個畸屎.

    我想, Impossible Trinity 也能應用在超過 99% 的男生身上. 當然不是自由資本流動固定匯率獨立的貨幣政策, 而是 (1) 靚仔; (2) 有錢; (3) 非同性戀.

    這不是甚么邏輯推論所得的結果, 而是根據觀察, 與友人傾談, 無無謂謂既所見所聞所納歸出. 世界, 特別係香港, 只有 唔靚仔, 又窮到仆街既男人; 基本上 Impossible Duality 已經足夠.

    只是, 我發現, 許多又有錢又極度靚仔的男生, 並不喜歡/ 不會愛上女人 – 你舉出中外有名的男藝人, 他們大多是同性戀, 或者起碼傳出過同性戀的新聞 : 張國榮, 梁朝偉, 湯告魯斯, 畢彼特, 祖迪羅, 艾頓莊 (呢個只係湊夠數), 也不要說許多時裝藝術文化界的傳奇人物. 雜誌的鑽石王老五, 你細心留意一下, 唔計條友老左 (變得唔靚仔) 或者破左產 (唔再鑽石), 其實年年也是個幾條友, 絕少會有人因為 “結左婚” 而被剔除於鑽石王老五既名單上!

    點解會有 Impossible Trinity? 我不知道. 或許 男人好咸濕, 一咸濕, 好色, 有錢 (但唔靚仔), 俾女性榨取金錢既機會大大提高, 好可能變窮; 若靚仔 (但無錢), 大多數係小白臉, 唔係就玩女玩得多, 俾人複桌, 畫花塊面.

    這是 trade-off, 上帝是非常公平 (儘管對一些後生, 唔靚仔, 無錢, 無頭髮的人非常唔公平).

    點解 Trinity 是靚仔/有錢/非同性戀, 而不是 “對女友好”, “為人忠直” 或其他因素? 有錢靚仔非同性戀, 是與一個男人談戀愛的 最基本 因素, 也是最顯然而見, 唔需要真係拍左施先知既 三個重要基礎.

    我不是說 “對女友好”, “為人忠直” 或其他內涵不緊要, 我並不相信全香港女人也是港女. 但這些東西, 你要真的與一個男生拍拖, 還要拍很久拖才會知道. 可是他是同性戀的話, 就連拍拖的機會也沒有. 再者, 好些男人, 對 A 女友關懷備至, 但對 B 女友可以呼呼喝喝. 所以, 比起有錢靚仔同性戀, “內涵” 是頗主觀的事, 究竟一個人是否細心, 很多人可以有不同意見. 大家連事實也沒有搞好, 還說什么 Trinity?

    當然, 這所謂 Impossible Trinity 的三個原素, 可以更外. 你可以將 “非同性戀” 改為高度 – 顏福偉也不過是五呎餘 – 但所得將 “同性戀” 改為其他任何一個原素, 其可應用的男人數目, 必定大減.

    同性戀有甚么問題? 兩個麻甩相愛, 個人認為並無問題 (但一想像到二人在床海翻雲覆雨…). 問題是, 對一個女生來說, 一個男生是同性戀比起他已經結了婚, 更像珠穆朗馬峰般遙不可及. 不是嗎? 有了所謂 MBA – Married But Available – 及叫做 “離婚” 的玩兒後, 結了婚其實沒啥大不了. 但若男生只喜愛男人, 他頭頂就有光環, 背後有翼, 腳底有七星, 神聖不可侵犯, 只可遠觀而不可褻玩.

    他是同性戀有錢兼靚仔, 是定局. 咁你點算?

    這答案或許會叫你氣餒.

    別要打造一個再造人卡辛.

    別妄想能改變他的性傾向, 而他又繼續有錢和靚仔. 若你真的明白上述的 Impossible Trinity, 其實你也應該明白,  impossible  就是  impossible. 不要相信某大運動牌子的口號說, impossible is nothing.

    要改變一個人, 不是沒有可能. 但過程中所受的苦痛 – 不論是去將人改變的還是被人改變的. 我不清楚你的朋友是屬於 “天生” 或是 “後天” 同性戀, 但估計同性戀的他是對女性及異性戀的關係沒有信心. 怎樣改變人家的性傾向, 我不清楚 (儘管有人曾向我表示自己的性傾向可以像Q太郎的外形隨意改變), 你應該請教社工或是有關人仕. 即使你能成功改變他性傾向, 而他同時又有錢兼靚仔, 你有大機會失去他 – 這種男人比百麗 (HK1880) 或 A 股更加渴市. 股份一旦由非流通變為流通, 勢必一去不復返.

    我所知道, 而又最為匪夷所思的一個實例, 是男友兼女友胸部不夠大 – 記住不是女友胸部平坦, 而是 “不夠大” – 叫女友吃豐胸丸. 女友照做,  藥丸有甚么副作用, 男友當然不知道. 是經期不穩定, 肥腫難分, 情緒上落大. 每晚交歡, 男友坐在下面, 上面雙手享受著 34D時, 他是不會知道的.

    故事的結尾是, 胸大了的女友 (不知道她吃的丸子是甚么牌子), 更多男生泡, 最後劈腿去了. 好聽一點是是典型的前人種樹, 後人乘涼; 難聽一點, 這男友簡直是戇撚鳩.

    偉人不是個個當得起. 與其養肥條三文魚俾佢游走, 倒不如繼續與他做朋友吧. 即使只是肩並肩走在街上, 不懂 Impossible Trinity 的女生, 肯定對你又愛又恨. 物質主義一點看, 若成為他知已, 也應該有一點甜頭. 畢竟, 人言可畏, 香港其實並不是想像中開放, 懂得欣賞一個有錢靚仔但同性戀男人的人不多. 這男生可能受到父母, 社會, 四面八方的壓力, 即使有錢和靚仔, 也未必一定快樂. 抱著交朋友的心態, 與他多傾談交往, 可以擴闊眼界, 也不需怕俾佢抄你底你對你毛手毛腳.

    放鬆一點, 找個醜樣, 無錢又咸濕的男人吧.

    史弟 



    p.s. 可否寄張影到你個樣 + 全身既相俾史弟?

  • <中國人的思考方法>

    今天的蘋果日報有這樣的一篇報導 :

    “毛 主 席 的 中 山 裝 被 熏 黑 後 , 改 穿 Nike 運 動 裝 ? 原 來 只 是
    惡 搞 而 已 。 日 本 一 家 名 為 「 BRUTUS 」 的 時 尚 雜 誌 , 以 一 幅 身 穿 Nike 運 動 裝 的 毛 澤
    東 畫 像 作 雜 誌 的 封 面 圖 片 , 並 在 日 本 東 京 的 地 鐵 車 廂 內 大 賣 廣 告 , 被 內 地 網 友 拍 下
    及 發 布 , 激 起 了 網 友 們 的 反 日 情 緒 。”

    Photo Sharing and Video Hosting at Photobucket

    這也可挑起反日情緒, 咱們炎黃子孫的民族自尊心也太過脆弱了, 對毛主席真摰的感情也經不起考驗. 人家一心幫你偉大的毛主席轉型, 將著左幾十年既中山裝, 換上美國上市公司 nike 的圓領 T-shirt, 好讓他老人家搭上全球一體化的尾班車. 毛帝九泉有之, 定為大感安慰. 你班不屑子孫, 竟然大嚷大罵, 毫不領情.

    入鄉隨族, 毛主席換上 nike, 有何不妥? 噢, 毛主席從來沒有穿過美帝貨拍照, 愛國的主席從來只穿中山裝, 地中海的主席, 永遠擔著一支紅雙喜. 總之與我們毛主席經典形象有所偏差, 就是不敬, 就是對中國作出挑釁. 難怪日本遊戲仍當香港等同於九龍城寨 (看看世嘉的遊戲 “莎木”), 漫畫中的大陸仍然充斥穿著馬掛的武術家 (鐵拳小子) 或風水師 (以前有一篇轉載電郵. 這其實是現實), 到美的華人是靠販毒販賣人口搵食 (轟天炮, 及一眾荷李活電影). 男的是像馬驢一樣的瘦骨仙, 以虐待女性為樂; 女的不是妓女, 就是在紐約第五街仍紥著兩個計的土女人 (街霸中的春麗, 當了世界警察仍是穿著旗袍).

    儘管我們人均GDP 到達 美元 1700, 上海深圳股市狂吃偉哥, 屹立不倒, 同時間炎黃子孫的文盲指數, 仍然高企. 高收入實在無幫建立信心. 好些清華北大大學生, 仍被十九世紀的我國慘痛歷史所困擾, 認為東瀛狗美國豬什么也與中國對著幹. 我不懂日語, 但從上圖可見, 人家的雜誌大概是宣傳北京現代化 (“夜生活”), 藝術化的一面 (798美藝區), 並叫人快點去北京參觀 (介紹美食, 快d 去北京~), 不知道是以為國內資金走到日本, 出他媽的一整本膳稿, 洗三數千萬, 就能昆你一班東瀛人到來. 實際日本人出名貨真價實, 不搞小動作. 儘管會隱惡揚善, 但能推介的都是好貨. 為毛主席穿上一件 nike 汗衫, 是要突出中國走向現代化的特點 – 別以為大陸是個鄉下地方. 何苦又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呢?

    當然不能否認, 炎黃子孫像是偷吃禁果的小朋友, 人家一提起 “幹” “操” 就杯弓蛇影… 只要日本雜誌登出國家領導人的相片, 就必定是抄襲, 醜化, 報復. 為什么? 不就是報復我們首都的石景山樂園嘛. 說我抄襲及醜化他們東京的迪士尼? 操! 那不過是比米奇老鼠更像米奇老鼠的大耳朵貓, 貓鬚像燒焦了的 hello kitty. 咱們只是英雄所見略同, 剛巧造出和迪士尼一模一樣的主題公園來, 你日本人不滿意, 找電視台來我國宣示主權, 干預我們內政, 取笑一番後, 回祖國後還刻意醜化毛主席, 讓它全上萬惡資本主義下的汗衫. 這樣的報復, 也實在太不像樣了.

    香港人長期玩 ps2 nds 翻版 (呵, 這點我可以囂張一下, 我家沒有遊戲機), 好些看到石景山遊樂場後竟然說慚愧! 屌你老味, 你好意思笑鳩人? 連點點想像力也不發揮, 去 uwants bt 左, 燒落碟就算. 人家也將多拉 A 夢個頭壓扁, 也預備好應答 (說是 “大耳朵的貓”). 人家是 “抄”, 你是照 “印”, 有什么分別?

    人家要報復, 需要等到今天嗎? 日本迪士尼根本不屑做中國人生意. 人家的日本動作片, 也不需外銷 – 否則幾時輪到美國第一個去 WTO 告中國侵佔知識產權? 這也抵的, 人家一個倉井空, 年中虛耗你幾千億的子孫. 溫家寶說中國未富先老, 是有原因的.

    我想, 迪士尼不僅是地理上離中國人太遠, 在文化水平心理質素上, 差距更遠.

    同志們, 多去石景山吧. 那裏仍適合你們. 繼續將多餘的民族主義發洩在芝麻綠豆的事上, 這是你們應得的.

    看完下面的相, 還需要氣忿嗎?

    Photo Sharing and Video Hosting at Photobucket

     

  • <當十分鐘的內輪佐助>

    究竟男人何時會想起舊女友?

    所謂的想起, 是 “掛念” / “懷緬” 那一種.

    看過相簿, 不一定會掛念舊女友 (看裸照又是另計). 我想, 午夜甚至乎係凌晨夢迴, 都未必會想起以前的女友. 女人感到寂寞時或會想起以前的男友, 但男人不會. 在街上見到舊女友拖著比別的男生, 案件發生時/後, 男人很少會想起女友. 當然, 部份是由於 “她居然搵個咁醜樣” 而掛住沾沾自喜, 唔記得諗起女友.

    有女友, 也不代表不會想起以前的女友. 不是你銀包袋住張一千銀就唔可以袋多張五百銀. 無錢另計.

    很多男人是與別的女人做愛, 射精時會想起以前的女友. 她的胸脯, 她的蛇腰, 她的口技, 她的呻吟… 好了…  至於她的面孔, 反而記不起來. 怎樣記, 也記不起來. 除非是她那一副興奮的面孔. 這是為何看舊女友裸照, 會想起舊女友.

    這種掛住, 老實說, 幾低層次. 但炒冷飯也要說, 殷海光說不能解決金字塔中最低層次的需要, 其他的想也不要想; 千萬別學坊間的所謂投資者, 未學炒股先去炒窩輪 (其實殷海光唔知乜野係窩輪). 何況, 男人根本是種低層次的生物.

    也不是男人射精時才會記起以前的女友. 說得闊一點. 當男人與女性有交流時, 偶爾會想起以前女友.

    到加連威老道, 和女友人吃番茄餐肉撈蛋面時, 忽爾發現冰室一角坐著的小情侶, 正在研究吃甚么. “他們大概是第一次來吧” 老闆也認識的你心想. 這時候, 你不期然想起第一次跟前女友來到冰室, 就坐在小情侶的位置. 你們也正在竊竊私語, 搞不清楚甚么值得吃. 你轉頭望著坐在旁邊的友人, 想起她的笑容, 你差點就把她叫作傻豬, 然後用力擠她的面豬登.

    再看真一點, 你才發現冰室那部 16 吋電視, 又正播著旺角場的足總盃. 電視下面的月曆, 又是九月. 你和她分手, 又整整一年了.

    然後吃面時, 你腦海就不斷浮現昨日的情景. 每一次和她吃番茄面, 你也能夠記起. 來了好幾次, 才發現最好吃不是番茄面, 而是番茄撈蛋; 油占多的麵包, 其實是隔夜的, 還是隔了很多夜那種. 其實是 “叔” 的. 口中的午餐肉, 開始溶化. 與她經歷的一切, 就像傳說人臨死前會想起生前一切片段般, 片刻傾瀉.

    身邊的只是女生, 未必是你有意思的人. 所以你不算偷情, 不算欺騙. 但心神恍惚得像吃了大麻, 女生怎會察覺不到? 於是乎, 大家默默的吃完一頓番茄面. 你也不知怎么, 硬是覺得像幹了虧心事, 也頓時不想有個人在身邊 – 儘管明明是你致電人家, 說很久沒有吃過, 硬要最討厭番茄的人家陪你吃. 你隨便找個借口, 說有點事要幹, 然後一個人行加記.

    才不過過了加拿芬道的十字路口, 你就發現, 甚么也記不起來了. 望著陌生的女生, 你又再記不起舊女友的容貌. 一切如煙.

    為何這種感覺和女生一起才有, 而和男生時沒有. 我倒不清楚. 但蠻清楚的是, 當有女伴在身邊, 那所謂 “when you were here, you are everything; when you weren’t here, everything is you” 的感覺就會噴出來. 大家就像擁有了寫輪眼, 什么法術魔法雜耍記憶愛念也一次過湧出來.

    掛念人家, 為甚么不索性去找人? 好些事情, 過去就是過去, 沒有現在, 沒有未來. 偶爾懷緬一下, 這樣的人生, 可能會快樂一點.

    有多久沒見你 以為你在那里
    原來就住在我心底 陪伴著我的呼吸
    有多遠的距離 以為聞不到你的氣息
    誰知道你背影這么長 回頭就看到你

    過去讓它過去 來不及 從頭喜歡你
    白雲 纏繞著藍天 如果不能夠永遠走在一起
    也至少給我們懷念的勇氣 擁抱的權利
    好讓你明白 我心動 的痕跡

    總是想再見你 還試著打探你 消息
    原來你就住在我的身體
    守護我的回憶

    過去讓它過去 來不及 從頭喜歡你

    白雲 纏繞著藍天 如果不能夠永遠走在一起

    也至少給我們懷念的勇氣 擁抱的權利

    好讓你明白 我心動 的痕跡

    靈感來源 :

    下雨了

    失戀太少

    煎熬

  • <Time heals…what if it doesn’t?>

    據聞, 每當一個人既某種情緒到達頂點, 就會出現反常. 大概等同一個行將就木的人出現迴光反照, 或者股市狂瀉後出現所謂的技術性反彈.

    於是乎, 上一陣子去 AIA 世界嘉年華, 坐在 G-FORCE 上面的我, 竟然情不自禁咁傻笑. 玩跳樓機個陣, 我揀左個面向維港既位, 一心諗住可以望下風景. 點知… 原來係上面等係好恐怖, 腦海一片空白, 就算有個冇著衫既薜凱琪 (well…. 佢冇乜身材. 改做林嘉欣好了), 你都唔得閒理.

    好耐以前去海浪公園 (好似未夠 18 歲), 玩機動遊戲誓必要玩到嘔, 於是乎連續玩六次海盜船. 今次也不過是玩了數項最激的, 就被迫宣佈收皮了. 之後個整個星期, 五臟六腑也像搞作一團, 飯吃不下…

    也記得有人說過 和她一起時, 她就是一切; 和她分開後, 一切都是她. 在天勝吃的吉列五花腩; 在銅鑼灣逛的 $10 店; 就連呆坐在家裏, 也彷佛看到她. 她在我電腦中的檔案, 我想, 我會繼續讓它們原封不動留在那裏. 永遠的留在那裏. 今日阿媽又問… 做乜咁耐唔見女友咧…

    然後, 發神經地看了很多電影.

    <拳王再臨>, 悶到腳震. 我頂佢個肺, 真係悶到抽筋. 史泰龍既英文, 我一句, 重申, 係一句都聽唔到. 但留意套戲係講多過打. 於是乎, 狂飛. 打個部份我又唔覺得特別好睇.

    <門徒>. 就憑 “早熟” 加 “門徒”, 爾冬陞應該改拍 ETV. 佢差在未係套戲完之前走出黎, 講食白粉會死人破財含家剷, 然後播國歌. 至於金三國個幕戲, 世界各地既環保組織可以用黎做教材.

    <愛
    與淚相隨>. 前兩日睇魔疫, 同行人土話 “愛在遙遠的附近” 好o岩俾d 失戀既人睇, 我心諗咁我唔o岩睇, 皆因肯定會出事. 叫得愛與淚相隨,
    肯定要又係韓國武警咁, 狂放催淚彈. 長澤正美一出場… 腦海頓時出現兩個人, 知道投入去睇, 一定出事. 於是乎 skip 黎睇.

    <詹
    端文, 單人匹馬>. 前排係銅鑼灣見到舖頭播, 超搞笑. 如果唔係小弟覺得太貴 ($140), 應該買左. 過左兩日, 同友人講開,
    無一不破口大罵, 悶到抽筋. 當然唔信, 借來一看… 我無睇過咁悶既楝篤笑. 除左食字玩粗口, 真係悶到訓著… 點解會咁嫁.

    <魔疫>. 佈局不錯, 最錯係 (1) 結局既爛 gag (大概和異形中女主角懷有異形啤啤一樣) 及 (2) 為搞呢個gag 而安排一場沒甚看頭的床上戲. 完全沒有必要.

    聽說 <生日快樂> 的 DVD 有國粵語配音, 即係有返劉若英既國語. 但一諗起古天樂既國語, 電影公司肯定又會找來為古作國語配音…有冇朋友買左? 係咪只得一個主角有原聲?

    Happy Friday, 去了唱k. 與友人把列表上周杰倫的歌也唱一次 (好些是兩次)… $120 一個人… 周杰倫是她最愛的明星呀… 去唱k, 某程度上是為了平復心情. 臨放工才收到一個電郵, 公司又有人走… 三年以來, 同在那個金字塔底層的, 11 個走了 7 個, 2 個調走了. 轉眼間, 我已成為年資第二高的人 (也不過是三年多). 看著管理層一錯再錯, 實在令人氣餒.

    不論是一個辦公室還是球隊, 任何團隊最重要是成員各有所長, 各司其職. 好些隊員, 能力及效率不夠高. 如何令他們明白自己的弱點及於團體的位置, 將他們融入團隊, 欣賞他們的長處, 繼而令他們對團隊作出最大貢獻, 才是管理層首要任務. 最差的管理曾, 就會想盡辦法將他們趕出團隊, 一遇到不同心意的成員, 就將他如人球般推來推去, 無人肯接收; 或是從多方打壓, 務求從精神上打倒你.

    誰不想當米高佐敦? 若球隊有五個佐敦, 我想, 球賽一定不好看, 球隊也一定不會成功. 若團隊太多聰明, 有實力的成員, 而晉升機會不多的話, 各人肯定會各自為政. 我想, 管理層 – 講明是管理層, 他們大可以舉高雙手乜正經野都唔做 – 的職責是組織團隊, 動員下面的人地做正經野, 而不是推波助瀾, 煽風點火, 搞分反, 搞鬥爭.

    總有人負責防守, 總有人負責組織, 總有去搶籃板, 總要有人得分.

    管理層整天也在說, 部門 2-3 年後會有另一翻景象. 我已在這裏工作了 3 年了, 還不是一樣的紊亂嗎?

    咪撚再用口放屁咧.

  • <男人能給的溫柔是…>

    - 在東角金百利利時等作三陪時 (陪買, 陪睇, 陪拎), 不會掛著待打靶般的面口.


    個要訓練, 畢竟飢饉三十也不是人人完成到. 知道嗎? 重慶大廈的女性黑人通常自己逛街, 皆因她們不喜歡和黑面的男人一起購物 (這個 gag
    也挺爛的…). 只要望著其他黑面的男人, 通常能笑口常開. 能付鈔也更好. 但女孩分分鐘搵多過你, 佢都唔旨意你會俾錢.

    難度 : * (五粒為最高)

    - 入戲院時先讓女友坐下, 自己則在後面拿著爆谷汽水.

    昨晚看魔疫時, 看到前排的男孩子, 一入戲院就像標童, 一支箭走到中間坐下; 然後望著在後面的女友正左顧右盼, 小心奕奕地走…

    難度 : * (無難度. 皆因無女友, 唔使讓.)

    - 不要啪一聲便掛上電話.

    這個是學裴俊勇 (還是裴勇俊? 管他的). 這白面男在一電視劇中…竟然說向著電話另一端的女主角說 : “你收線先. 唔係我唔捨得收線.” 於是乎你也要記住, 你女友並不是 pccw 的熱線服務員.

    難度 : **** (皆因我做唔到)

    - 避免說艱深的字眼, 用最淺白的文字及例子代替.

    平生最怕遇到一開口便是 ” f(.) 函數要有 continuity 的情況才能作出 differentiation” 的技術性人仕, 或是不引經據典會口臭的傢伙, 不斷訴說 “根據奈特 1920 年代所寫的文章, uncertainty 和 risk 是大有分別…” .  曾見過友人向商科畢業的女友瘋狂講解電子同電流的學問, 我不禁懷疑其女友會否快溺斃於奄悶中. 有趣的學問, 用例子作演繹, 效果更佳.

    難度 : * (小人並唔認為女仕對炒股票以外既經濟知識有興趣, 所以好少講起d 認真既野)

    - 去旅行時肩負起最低要求的責任, 作點計劃及給予意見

    一句 “女友會搞掂”, 毫不準備, 將計劃事宜推到女友身上. 事前 (甚至乎係事後) 住邊區, 訓那間酒店不知道, 就連去幾耐同去邊度都一臉茫然. 遇上不稱心的安排, 又埋怨女友不周. 地圖不懂看, 英語不靈光, 荷包不腫脹, 計劃不周詳. 和此等男生去旅行, 比帶著小弟弟去海浪公園更難受.

    難度 : *****

    - 射精後不要倒頭便睡, 也不要只顧著拿紙巾自己清潔

    這個更需要訓練. 我知道…男人射一次精用既力大概等同全力跑一百米 (當然速度亦差不多)… 和你做愛的不是妓女, 何況妓女也有阿媽生. 還有, 世上不只得你有體液, 世上不只你需要用紙巾清潔.

    難度 : ********** (er…………)

    靈感來源 : 男人造愛最常見錯處

  • <人際關係科 – 0 分>

    “羅馬非一天建成” 的潛台詞是 : 要摧毀, 一天也嫌多.

    這句話沒有這樣的潛台詞, 我明白.

    三段關係, 性質不同. 相同的是, 我與每段關係的主角, 也認識了許多年. 後來成為女友的中學同學, 本科的玩伴, 碩士的好友.

    還有一點相同的是, 這三段關係在過去的半年, 逐一土崩瓦解. 大便時自問是怎么的一回事, 腦海一片空白: 可以的話 (現實是, 不可以), 想處理得好一點.

    然而打從第一段關係倒榻開始, 我已開始這樣告訴自己. 倒頭來, 從來沒有處理得好一點.

    就連半點也沒有. 但若社會上有一科必考的人際關係科, 我應該拿個 U.  tri-peat, 恐怕也只會拿個 F

    儘管是廢話, 但我也想說句 : 每一段關係也是獨特的. 但好些關係, 不容易建立 : 兩個人要夾得來, 大家也有心做朋友/ 情侶, 經得起一些高低起跌.

    可能, 人就是這樣, 只可以共苦, 不可以同甘. 三國鼎立後, 為何關羽還要守去荊州, 而劉備就躲在四川邊吃麻辣火煱邊同趙雲搞基? 通常省港旗兵吃大茶飯, 遇上差佬時, 都是敵愾同仇; 分贓不均, 落得一個自相殘殺的下場, 都是後話.

    建立一段關係, 可能是很自然的事, 不出於任何人的選擇. 但要摧毀一段關係, 人的戇鳩, 衝動和愚昧, 缺一不可.

    值得留意的是, 若戇鳩, 衝動和愚昧在一段關係萌芽時已出現, 你多數最終會被控強姦.

    最近有點事, 要找律師 EY 幫手.

    首先要澄清, 不是找他打性搔擾官司.

    辦完公事後, 閒談數句. 問他有沒有找同學聚舊. 他略帶輕挑的說 : 沒有咧. 呢幾年, 大家最要衝. 呢幾年唔衝, 之後想衝都無得衝.

    Sad, but true.


    對 EY 的說話, 沒有半點懷疑. 那是現實 : 大家趕緊在三十歲前建立事業基礎, 然後買樓, 三十五歲前結婚生仔,
    好運一點四十五歲前可以更上一層樓, 也可能會細樓換大樓, 然後等待五十五時終於供完層樓, 之後六十歲榮休. 再好運一點,
    退休時仔女會每月付三兩千像寵物般養你. 最後老伴先行離去, 或是自己患癌, 了結一生.

    不論你是專業人仕或是中五畢業, 上述的 “LIFE-CYCLE”, 應該都o岩用. 好彩一點, 懂得早年擠上公屋, 世襲起來, 不愁冇屋住. 於是乎, 在三十歲名成利就之前, 同學們也不要建立什么友誼. 反正三十歲後大家有所謂的 “connection”, 就會自然懂得互相利用, 到時才建立 “友誼” 也不遲. 到那時候, 某某若沒有什么 connection, 沒有什么社會地位專業資格, 大概會從舊同學聚會中人間蒸發 – 或是搞手不屑找他/她, 更索性從電話表單上永久刪除, 或是他/她沒有 “面目” 出席.

    上星期, 原本是舊同學 AL 生日. AL 做搞手, 相約一班人聚首食飯唱k – 說穿了只不過找個借口讓大家坐埋傾計劈酒. 最後食飯有四個人, 唱K 有六個人.

    最搞笑的是, AL 並沒有出現. 相當黑色幽默. 相當諷刺.

    吃飯前, WL 說人太少, 心很淡. 我反而一點感覺也沒有. 與其埋怨人不多, 不如慶幸有人來. 在無線當編導的  KL 來了 -  他說陳法拉超正;  當唱片監制的  JM 來了, 可惜公司並非華納,  問不到薜凱琪正唔正. 與其為不想維持關係的人失落, 倒不如更加珍惜眼前人.

    珍惜眼前人. 由我口中說出, 連自己也無法接受. 實在毫無說服力.

    上面提及建立關係需要雙方配合, 否則如一面倒的拳賽, 一點也不好看. 另一個潛台詞是, 建立關係不能單靠單方面. 我想, 這便是令 WL 心淡的原因. 但倒不能怪一眾失約友人 : 有人說, WL 每次打給他/她, 也只是不斷呻生活怎樣不如意. 他/她很怕接 WL 的電話. 而當無線編導一坐底, WL 就以輕蔑的口氣問可否找些奀星出來唱 K – 儘管是說笑, 也請盡量尊重人家的工作.

    或許, 這就是為何我喜愛寫 xanga. 大家不需要理會現實來盡量表現自己真實的一面. 在非虛擬世界, 幹什么也要顧及人家的感受, 太沉重, 吃不消. 在這裏, 大家尊重大家, 不會因為 “你是某某的兒子” 而 subscribe 你. 這一段日子, 若沒有 xanga 像小澤馬利亞般給我作出單方面的發洩, 日子恐怕更難涯. (對不起, 最後連是忍不住要提下 AV 女星. 要提小澤瑪莉亞這出道許多年的女星, 除了是因為佢出名, 大家知我講邊個, 更重要係近年日本仔抵制中國, 禁止美女拍 AV. 另文再詳述之)

    前兩天見到 kagray 說不再年輕的特徵. 其中一樣是, “話題從可懷緬的舊事出發”. 好些時候, 我會想起和 LT 到正街買波的日子. 從舊事出發, 以現實告終. 時光機有用嗎? 當大家背負沉重的記憶, 還有幾百噸的精神負擔, 回到過去幫助不大.

    當年讀預科, 老師談及 sunk cost (後來當助教時有人寫成 suck cost, 真係 suck), 有一句 “bygones are bygones”.

    無論如何, 我們都回不去那段美好的時光了.

  • <回頭, 沒到岸>

    董橋最近接受梁文道訪問說, 自己沒有 “最喜歡的書” – 儘管訪問題目是 “我最喜歡的書” – 皆因每次把書再看, 總會看到不完美的地方. (詳見 “讀書好”, 網上版沒有該訪問. 要拿hardcopy 要到新鴻基旗下的商場).

    大文豪講野, 梗係深同有道理. 然而凡夫俗子如你我, 未必要追求完美. 分分鐘諗都無諗過. 再者, 無乜人追求到完美. 到了烏托邦, 人生會變得沒有希望, 皆因所有希望已經達到. 正所謂做人留一線, 日後好相見. 有人要求與分手既女友做朋友, 目的, 當然是為了打友誼波.

    近排無聊, 睇返以前寫落d 野. 都幾多幾無謂野 (例如交幾錢稅). 但有幾篇, 自己不時都會睇返黎開心一下. 情形就好似 n 年前有朋友同我講, 唔開心, 即刻開隻小澤圓睇下 (你可想像係幾多年前), 個人無可能會失落.

    前兩日睇下睇下, 又成凌晨一點. 把心一橫, 倒不如來個炒冷飯, 回顧一下比較好笑既幾篇文章.

    據理解, 最受歡迎既文章, 肯定係男男女女, 情情愛愛既. 其次係講 AV 既咸濕故仔. 批判性, 分析性重d 既, 基本上… 係趕客. 我想, 情愛的事情, 大家也有所共鳴. 當然, 我某程度上係代表緊被欺壓既一群人講說話. 梁家傑說什么無權無勢無錢無票的人是也.

    他日出黎選區議員, 甚至乎係特首 (若然 2070 有普選的話, 到時我九十歲) 大家記住支持.

    1. 為弱勢社群說些情話 :

    男人的地獄

    情人節 : 2007年版, 2006年版

    三年

    龐比度中心後記

    和她拍拖的, 是你

    愛情全保, 愛情重傷

    2. 終極大咸濕 :

    一個時代的終結

    男人的天國

    跟進男人的天國

    to be, or not to be?

    3. 大批判, 扮分析

    大學生, 教育大鑊飯

    他們也要吃飯

    Paco 治港

    最討厭的地方

    我們是為自己而活著的, 專家

    天堂, 地獄與人間

    香港漫畫之死

    太陽底下無新事 (個人十分喜愛這文章)

    4. 未能歸類

    閉關的十問十答

    我愛大便

    大家享受完咁合皮既野, 梗要睇我發一陣奴蘇.

    有時候 (其實係好多時), 會驚嘆自己點解會做得出d 咁既野 – 大學時睇返自己考個年高考既題目, 睇返中學地理既答題簿, 發覺 45 分鐘可以寫十幾版紙; 交完碩士論文後再看一次, 除發現極多 typo 外, 又像發現新大陸般原來自己個陣咁勤力, 肯搵左同睇左幾十本同自己既範疇毫無關係既法律書; 今日再睇返自己浪費好多墨水寫既 xanga, 才知道自己原來這么風趣幽默 (…汗額…).

    記得當年太太 (婆婆的阿媽) 最後的數年住在香港仔的老人院. 媽住在尖沙咀, 最近香港仔…所以每星期也會探她一次 – 婆婆一家人也住在荃灣, 我偶爾也會跟媽一起去. 到後來, 太太基本上是看不到東西了, 耳也不太靈光, 加上她只懂說我完全不懂的客家話, 每次去到, 我也像白痴般看著媽和阿太說話… 然後媽說我來了, 太太便伸手摸我. 我試過俾個橙佢摸, 佢話我皮膚近排好左…

    聽媽說, 老人院有一間房叫 “懷舊閣”, 太太聽不清楚, 常以為那裏是 “牛頭角”. 整天就叫媽帶她去牛頭角… 媽還說, 人老了, 就像返老還童, 行為說話表情像小孩子 – 當然還有那敏銳無比的觀察力. 雖說太太是因為眼疾, 加上年老, 才被迫要入老人院 (我想… 沒有人自願走入老人院吧… 這個 “被迫” 的 adverb 就像以 “過去的” 去形容 “經驗” 一樣的多餘…), 但媽說太太竟然清楚知道和她同房的四五個老人的身體面部特徵, 還知道他們有什么親人來探訪, 生活習慣等! 就連鄰房的老人何時離開了, 她也一清二楚, 全部可以娓娓道來…. 簡直匪夷所思. 每次媽來和她談話, 她就像司令官般報告一次給媽聽.

    小朋友的觀察力, 一向令人驚訝. 越大, 所受的限制越多, 腦袋既定的法規知識越牢不可破, 往日天馬行空的思想不復返. 顧慮多了, 思考變得複雜了, 距離人性, 又遠了一點點. 我還記得高考時到商務買經濟科的參考書 (??? 其實對考試一點幫助也沒有. 看林本利便夠了), 無意之間見到李天命的思考藝術. 莫講話當年, 就算是今天, 我也並非 100% 明白那本書. 但我記得當中有數句話, 令我印象深刻 :

    許多讀書人原初做學生時心存大志,到後來卻忘了本,忘了初衷,忘了最初的志氣,反而走到自己做學生時最瞧不起的那條鑽營的路上去了。借用一個比較花巧的術語來說,這叫做「異化」,老實點說就是「變了質」。讀聖賢書,所學何事?高薪優職,不好好去想想如何把份內工作做好,以回饋社會的供養,卻整天忙於營求之事。午夜夢迴,捫心自問,能不慚愧?能不汗流浹背?別人以職級來衡量你,是別人沒出息,你自己豈能以職級來衡量自己?有自信有傲骨的人豈會如此自己看扁自己?

    這是我時刻緊記的一段說話. 我可沒有那么高深, 能吸風飲露. 看見身邊好些人, 每天也希望往金字塔往上爬 – 其實那不過是金字塔中的小山丘, 每天也在拍人家馬屁, 有一個較高級的人打電話來問兩個小問題, 可以開心上數天 – “呀, 某某某剛才打給我, 問我那些問題的看法. 唉, 我不過求其說了兩句, 他就猛話係喎係喎.” 成日都有人抱怨, 說自己大材小用, 懷材不遇, 接著便會說某某老闆名不副實, 中看不中用.

    這些人, 大概是被工作主宰著生命. 這和一般人每天工作廿八小時, 是兩碼子的事. 這也和一些人, 工作十分上心, 十分賣力, 又是兩回事. 這些被工作主宰生活的人, 每天也只求在工作的地方抓更多的利益, 升更多的職, 害更多的人, 搞更多的風雨.

    最近看了英女皇, 思考了一大堆問題. 我不知道是否外國的月亮特別圓, 索性當我是港英餘孽好了. 但不爭的事實是, 當一個系統內部出現問題, 英國人會首先合力將事情處理好,  把自身的利益放下.  片中的貝利雅, 大本錢借民意推翻或打壓皇室, 以鞏固自己係國家的地位. 他卻沒有那樣做, 反而從英女皇的角度出發, 為她辯護, 為她解憂. 不容否認貝利雅的左右手顯然對皇室不屑, 但到最後仍替英女皇的講稿加上 “作為你們的祖母” 以彰顯英女皇的人性. 英女皇也照讀, 沒半點懷疑.

    一樣面對內憂外患, 從滿城盡帶黃金甲看, 中國人就是他媽的喜歡 “先安內, 後攘外”. 其實就算沒唐未嚴峻的環境, 中國人也喜愛搞內部鬥爭, 明爭暗鬥. 即使明知聽日亡國, 也要廢精力將眼中釘剷除. 先將大事放在一邊, 重點是將眼前的敵人打倒. 人家提議任何東西, 總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 這也是對的, 畢竟君子不多. 機關算盡, 爾虞我詐, 倒頭來誤了大事. 我國文化三千多年歷史, 改朝換代, 陳李黃何差不多阿豬阿狗也做過皇帝, 強榦弱枝, 漢唐盛世, 民初土共, 這特點也沒有變.

    將人打到, 並不代表將自己提升了. 証明人家錯了, 並不代表你一定對.

    又, 近來有機會, 接觸到幾個剛出來社會工作的小朋友 – 叫人家小朋友好像有點兒那個, 畢竟我也是廿歲出頭, 畢竟我已經禿頭 (嗚… 以後係我度留言唔準拍手, 唔準講同個 “頭” “髮” 既字….) – 我真不知道是他們有問題, 還是我有問題. 大概是即食面文化, 麥當奴文化侵蝕了靈魂, 他們沒有深究, 就開始批評這, 建議那. 才不過上班第一天, 已抱怨工作悶蛋, 工作無謂, 浪費時間. 實在有點匪夷所思; 又或是人家給予些提示, 免得你撞板, 偏偏當作耳邊風. 實在令人難過.

    我還發覺, 香港人的眼光越來越狹窄. 新聞報導除了香港及大陸 (偶爾還有台灣), 彷彿整個世界除左 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 納指, 富時100指數, 美元對外幣匯率以外, 就乜撚都冇. 一看特區之首行政長官的連任政綱, 與及特區政府的 “十一五計劃行動綱領”, 簡直嚇到你仆街 – “大陸” “中國” 兩個詞語, 一篇文章起碼出現 100 次. 國際視野, 係零. 若然不是中國人有份選世衛總幹事, 報導的次數, 應該都係零.

    最國際化的新聞, 一定是體育新聞 – 皆因香港根本沒有體育. 但你看過亞視的體育新聞沒有? 我每一次看, 也會驚訝點解黃文傑可以咁厲害, 三秒內讀完一篇體育新聞, 比起 Eminen  RAP 英文更快! 而整個體育新聞也只有最多三單新聞! 新聞時段真的那么值錢嗎? 就連八卦的眼光, 也越來越狹窄. 前陣子在旺角的十大書坊看了台灣的壹週刊 B 書, 發覺有十幾版講國際娛樂; 香港的壹週刊, 最多三版 (外星人), 好一陣子仲失蹤過幾期.

    本地生產總值超英趕美, 無助提升文化修養及民族缺憾.

    多看瞬間看地球, 無助擴闊視野.

    去 H&M 排隊買野, 也無助擴闊視野.

    其實無論我們都做什么, 也無助擴闊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