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gn kong

  • <高水平政治>

    馬力的死, 並非毫無價值.

    不是玩諷刺. 他的逝世, 導致香港島選區立法會議員要補選, 從而引起泛民上演六國大封相. 何秀蘭第一個插旗, 表示自己要玩一份; 然後勞永樂, 黃毓民的社運又公開要預自己一份; 民主黨的甘乃威也站出來要選. 不知道的話, 會以為個位一開三, 皆大歡喜.

    以馬力咁乞人憎黎睇 (起碼對於本人黎講), 泛民派邊個出去, 只要心口掛著泛民的招牌, 口左一句六四, 右一段政改, 加埋福佳終始有人作背景音樂. 要贏, 手到拿來.

    但中國的小農心態, 又走出來作祟. 既然知道阿戊出來選都會選到, 大家都爭住做阿戊. 於是乎泛民各單位係正式補選之前, 已開始抹黑其他 “自由人”.

    民主黨人更抱怨何秀蘭當選中西區區議員後, 不事生產, 沒資格當立法會議員.

    這實在令人忍俊不禁. 若不是當年李柱銘亂鳩咁o翕自己選情告急, 何秀蘭使而家出黎選? 個d 乜野蔡素玉可以當選? 放屁.

    更重要的是, 在現行體制局限下, 區議員除左多搞東莞黃花雀宴, 流浮山食海鮮, 瑜伽班, 肚皮舞, 有什么可以生產? 再者, 若然要做得好區議員才能當立法會議員, 泛民有能力的, 一掌之數. 不單什么余若微, 梁家傑, 涂謹申之流, 就連李柱銘都要返屋企. 立法會要處理的是整個香港的事 (所以個人不認同立法會選舉要分區選乃後話), 同做區議員搞下地區事務是兩回事.

    明明有好牌上, 明明大家槍頭應該向外, 但不患寡患不均, 大家拗唔掂數. 先來一個內訌, 再來一個互踩互片, 大好形勢, 付之一炬.

    乜橋段咁熟口熟面?

    前一陣子台灣的國民黨, 出現一模一樣的情節. 陳水扁撒賴不走, 害死了民進黨 (及台灣); 只要國民黨找個像樣點的 (個人認為找郝龍斌的水平就成了), 肯定係零八年大選羸開巷, 仲要係壓到性個隻勝利. 而家仲要搵小馬哥 – 一個似小白臉多過政客的傢伙 – 好難想像國民黨有輸的機會.

    但你唔好理. 王金平見選唔到正選, 死都唔肯做副手, 於是乎小馬哥黨選勝出後, 一直公布出副手. 反觀弱勢社群民進黨, 謝長廷蘇貞晶快人一步理想達到. 那邊廂小馬哥仲好似屙屎無廁紙要用手咁, 拿屎唔成世.

    小馬哥最後找來半紅不黑的蕭萬長充其副手.

    我想優勢還是在國民黨那裏. 但還是壓倒性嗎? 我看未必. 這也好, 零八年去台灣看選戰, 戰情還是緊湊一點好.

    有外患時仍致力搞內亂, 乃中國人千年不變的惡習. 從六國的合縱連橫到八年抗戰, 仍是那樣.

    若然你還不明白我說什么, 去買一套 滿城盡帶黃金甲, 與 英女皇 一起看. 英國人走在我們幾千年, 不是沒有道理的.

    中國人的政治, 就是小圈子鬥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