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fice

  • <辦公室七不思議事件 一>

    年結, 公司上下皆忙到仆街. 公司派業績, analyst 做分析, 老闆定投資策略, 芬佬加貨儲貨派貨, 做road show…好不容易才完成. 完成晒死線, 一班中層老屎忽就會忙裏偷閒, 係公司會議室飲紅酒, 食雪茄.

    成個辦工室, 特別係trader 房, 個個都食煙. 點解? 因為大大大老闆, 大大老闆, 大老闆, 全部都食煙. 一係食一手煙死, 一係吸二手煙死, 你揀邊樣? 唐英年 對 梁振英, 大家後來都發現都係唐唐好d. 我一早就發現, 所以晨早食一手煙.

    五隻老屎忽, 我, 秀英, Nelson, 大力, 安祖係會議室偷閒. 開頭大家都係講無聊野.

    食食下煙, 吹吹下水, 突然諗起上個星期係廁所既一件奇事.

    “上星期係廁所…你地想唔想聽先.”

    “講拉.” 異口同聲.

    成班八公八婆.

    “咁開大就梗係要除衭坐好拉. 咁我坐坐下, 聽到隔離個格發出捽野咁既聲音

    “唔係呀嘛.” 大力已經知我想講乜.

    “咩唔係呀. 咁我一路坐, 隔離就一路係咁捽…正常人屙屎屙尿係唔會發出咁既聲. 佢中途仲要輕輕發出呻吟聲. 我心諗 : 你係咪性需要大到咁, 要返返下工入廁所打飛機?”

    我望望秀英, 佢面無血色. 佢大概覺得呢間公司好污糟, 幾乎要遞信辭職唔做. 做呢行梗污糟, 佢做左十幾年都唔化.

    “條友耐力算係咁, 玩弄真人肉靈芝, 由我開始屙到屙完, 抿埋屎, 洗埋手出去, 我都無聞到精既味道. 所以唔知係邊個. 係咪大力同Nelson 你兩個仆街呀.”

    我多數係房鎖埋門打.” Nelson 笑笑口講.

    ————-

    我信佢. 呢個仆街請親D見習同長工, 清一色係女, 仲要全部係波大後生, 更重要係無腦既靚女. 唔撚知佢係係砵蘭街收CV, 定係見工既時候叫條女直接除衫. 不過, 條友好叻, 因為波大無腦 同 你阿媽係女人一樣, 係無得改變, 所以Nelson 長期一個人做五個人既野, 年年都派到最大舊花紅.

    不過, 有年暑假請見習, 無人揀, 但忙到七彩, 佢半推半就請左個男仔. 成組人, 雄性動物得Nelson同個男仔, 其他全部係女.

    真係放隻老鼠入米缸咁. 一班後生仔後生女, 日對夜對, 對住同事既時間仲長過對住張床, 梗出事. 結果, 有次個男仔俾人撞破左係公司個廁所同個女同事扑野. 難為佢地做十幾廿個鐘都仲有力.

    撞破佢地個個人, 咁啱又係小弟. 好似乜野人係廁所做法事, 都會俾我撞破. 我估好快有人係廁所破地獄, 我都會見到.

    其實都唔可以叫做撞破. 喂, 師兄! 你大聲呻吟, 又抽抽插插出晒水既聲音同畫面, 慌死人唔知. 唔通公司廁所會有隻鯨魚定時定候噴水, 仲會發出叫聲咩. 個男既仲要叫得特別大聲, 一聽就知係邊個… 佢地以為公司改左名叫維多利亞? 可唔可以請一個鐘頭假, 搭個的士去爆個房? 十點後搭的士有得claim 呀師兄.

    仲有, 你專心做野, 邊會做做下野有性慾? 忙到七彩, 連屙尿都冇時間, 仲點會去廁所扑野?

    好咧. 問題係 : 咁我個陣仲繼唔繼續去呢?



    一邊廂, 斯人獨個於廁格苦度屎橋, 趕快完成回家;

    那邊廂, 一男一女狗仔式瘋狂抽插, 就要共赴巫山.

    橫批 : 一板之隔, 天國與地獄.

    係屎急敗壞既情況下, 居然仲作到呢對對聯. 最終我都忍住無去到, 抽返條衭落左下一層個廁所.

    ————-

    第二日話俾 Nelson 呢件事. 既然係事實, 都唔可以當係講人壞話. 點知條友二話不說, 炒左個見習生. 原來個見習扑既係 Nelson 條女 (其實係N份之一條女)… 咁當年就發生左以下一段對話.

    “哎呀, Nelson 哥~~~ 做乜炒人呀~~~~~” 我笑笑口咁講.

    “屌佢老母, 扑鳩我條女. 連老闆條女都敢扑, 買棺材唔知定.” Nelson 嬲到問我拎煙食.

    “唔係呀, 大家咪一家親.”

    “親你老母. 你拎你條女俾我扑呀笨.” Nelson 一啖食左半支煙.

    “嘩好嬲呀, 我唔想同你咁親喎~ 即係咁講. 你知唔知結拜兄弟, 英文係乜?”

    “乜呀, 考鳩我呀, 我 SAT 九千幾分. Sworn brothers.” 再一啖, 支萬事發咁就灰飛煙滅咧.


    Sworn brothers 係啱. 但…你唔覺得…







    Cum Brothers 仲貼砌咩?






    嘩哈哈哈哈哈, 我覺得你同見習條友, 親過結拜兄弟, 真Cum Brothers, 襟兄弟也. 哈哈哈哈哈. 無理由炒人. 哈哈哈哈…”

    之後三個月, Nelson 無同我講過野. 男人老狗好小器.

    ————-

    “講起忍, 我又分享下個笑話.” 大力說.

    “有日放假, 去i-square行街. 人有三急.

    入到廁所, 又偏偏屙唔出. 等撚左半個鐘頭, 都去唔到.”

    “你條友平時做得陰質野多, 成日叫人kill you later. 梗便秘拉.” 安祖笑道.

    “好咧, 咁我繼續努力之際.

    隔離有個人入左黎.


    一鎖門就棒棒聲咁, 一泄如注.

    我忍唔住講左句 ‘老兄, 你就好咧.’

    點知隔離老兄回…

    好你老母…

































    我都未除衭.

    我估成層都聽到我地既笑聲.

    (一)